搜索
查看: 160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好的婚姻,都自带界限感

[复制链接]

1165

主题

1165

帖子

3517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517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5-24 10:57:03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北京双高教育,为您提供更合适的家教老师。


? ?? ?? ?? ?


爱情里没有理所当然,幸福的婚姻都需要界限感。

本文已获授权

来源:拾遗(ID:shiyi201633)

作者:拾遗

试想这样一种场景:一对结婚十年的夫妻,过着最平凡的生活,他们与彼此朝夕相处,平日里会怎样聊天呢?

最近,推特上的一组聊天记录爆红网络,它来自网友shin5和妻子的日常对话,内容多是些柴米油盐的小事,没想到,却引来数十万网友的赞叹。



结婚这些年,仍不失初恋时的浪漫。

丈夫:“要回去啦!想和你一起看彩灯!”

妻子:“辛苦了,我今天也想来着,明天我们约会吧。傍晚送爸爸去羽田机场了吗?”

丈夫:“是哒!之后我们在品川见面,一起看灯去。”

妻子:“工作没关系吗?让我等的话我就回家了。”

丈夫:“不会再让你等啦。”



两人常常不约而同,将歌曲玩成告白游戏。

丈夫:《想听你的声音》

妻子:《快工作吧》

丈夫:《我喜欢你》

妻子:《适可而止……》

丈夫:《即使这样也喜欢你》

妻子:《你好烦》





丈夫下班晚了,看看他们之间的默契。

丈夫:“弄得有点晚了,真是抱歉啊!”

妻子:“很抱歉,刚才睡着了。回家的路上多注意安全哦!”

丈夫:“辛苦啦,我顺路去趟便利店!”

妻子:“我给你热了菜呢!”

丈夫:“想吃冰淇淋!因为今天很努力!”

妻子传来一张照片:“辛苦啦!但是我给你买了冰淇淋哦!”

丈夫也发来了冰淇淋的照片。

妻子笑了:“啊,买重啦!因为你说今天会回家晚,就给你买好了!”

丈夫:“我想着今天回来晚很抱歉,所以也给你买啦!”



丈夫总喜欢“捉弄”一下爱妻。

丈夫:“今天受部长邀请,喝点酒再回去。”

妻子:“说好周五要早点回来的,又忘记了!还是已经在路上,给我惊喜啦?”

丈夫:“啊,这都被你发现了,马上到家了!”

妻子:“果然是,记得买冰淇淋回来。”

丈夫:“已经买了哦!”

妻子:“不愧是你啊!快点回来!”



当然也少不了相互感激的小确幸。

丈夫:“早安哟!”

妻子:“谢谢你打电话给我。”

丈夫:“出差也好,工作也好,只要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好。”

妻子撒娇:“不行。”

这对平凡的夫妻,没有被现实的琐碎击溃,而是活成了彼此欣赏的情人,相知相惜相敬,真是羡煞旁人!



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,夫妻俩常挂在嘴边的话很“客气”:


“我要出门啦。注意安全。

我回来了。欢迎回家。

感谢你哦。真抱歉啊。

很孤单。想要见到你。

好喜欢你。永远喜欢你。”


有的人不太理解:对待外人,当然要表示礼貌,但自己的丈夫或妻子,都亲密得不分你我了,有必要这么客气吗?



Shin5说:“与你最亲近的人,往往是最脆弱的,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对方。”因为亲近,因为互相在乎,所以彼此的一句言语,一个举动,都会产生最大的效力。

对待外人尚且要客气一下表示尊重,对待爱人难道就不需要了吗?

客气,并不是生分,而是意味着一种界限感。

我们彼此相依,又孑然自立,不是因为对方而完整,而是作为完整的个体,珍视对方的给予,包容对方的错失。

Shin5与妻子的爱情,之所以逾十年而不渝,正是因为这样的界限感,每日会关切地问候,做错事要道歉,没有“作为我老婆,你应该如何如何”的天经地义,也没有“你是我丈夫,我有权如何如何”的顺理成章,而是面对另一半的付出,始终心怀感激,心存敬意。

好的婚姻,都少不了这样的界限感。

在娱乐圈中,黄磊和孙莉绝对是模范夫妻。两人在大学相恋,携手走过了二十多年的风雨。

婚姻生活的界限感,使他们生活越久,感情越笃,黄磊说,孙莉实在太纯真美好,美好到让他去感恩生活。而孙莉说,黄磊无论工作多忙多累,回到家总想尽办法做好吃的给她。

黄磊在一次讲座中,曾批评说:


“中国式的夫妻关系,都有一种叫莫名其妙的不客气。当年你泡人家的时候,追人家的时候,特积极,给人去上锅炉房打开水,把食堂座位给人占好,饭给人打好,等一结婚,一过上日子,在家里边,跟人横鼻子竖眼的,谢谢也不说了,我爱你也不说了,对不起也不说了。就直接是‘老婆给我倒水’……

这世界上有两种人是标配,你爸妈是标配,不能选的,小孩也不能选,但是我们最亲最熟的,居然是一个你的选装,但你对自己选的,都没有用心的体察,你怎么可能把生活过好。

所以丈夫和妻子之间,会不会有一种你忽略掉的东西,影响你的夫妻感情和生活,呈现为这种不客气呢?”


没有界限感的婚姻,往往导致关系的倾斜,一方强势,一方顺从,久而久之,便很难有爱情可言了。



还有一个极端的例子:电影《消失的爱人》,讲的正是无界限关系的悲剧,尼克和艾米彼此试图操纵对方,使婚姻沦为了互相残杀的战场。

艾米极力将尼克塑造成她当初喜欢的样子,但尼克在婚姻中逐渐暴露了自己的缺陷,艾米发现他不再受控制时,恼羞成怒,就策划了一场“消失”,企图栽赃丈夫为杀人犯,没想到,艾米在“消失”的日子里,遇到意外,走投无路之际,只得求助前男友,结果却陷入另一个控制型关系中。

公寓里装满监控器,对她的一切,前男友都会横加干涉,甚至直接关掉艾米看得入迷的电视,夺下她正在喝的奶昔,连大大小小的生活用品,都由他一手操办。

忍无可忍的艾米,杀掉前男友,逃了出来。

在影片的结尾,她和尼克又回到了毫无信任的婚姻中。

尼克无奈地说:“我们是相爱过,但我们现在所做的,不过是互相憎恨和控制对方罢了。”

艾米冷笑:“That's marriage.(这就是婚姻)”

周国平曾说:“一切交往都有不可超越的最后界限。两人之间,这界限是不清晰的,然而又是确定的。一切麻烦和冲突都起于无意中想突破这界限。”

不幸的婚姻,往往彼此都想冲破这最后的防线,将对方据为己有,而一旦有一方在关系中丧失了独立性,爱情便会很快萎顿,最终吞没在生活的荒沼洪流中。



不可否认,再亲近的关系,也会有彼此不同的一面,再相爱的两人,也会有矛盾冲突的时刻。

日本有对加起来177岁的老夫妻,却巧妙地将生活的小波折化于无形,互宠了一辈子。



老爷爷叫津端修一,老奶奶叫津端英子。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,英子很随性,常常犯点小迷糊,修一爷爷的性格非常稳重,做起事来一丝不苟,为了实现英子隐居的愿望,修一亲手建了一座房子,他们为这座田园之家起了个暖意十足的名字——小春日和。

在这里,种着近百种果蔬,平日里的家务,要么共同完成,要么有明确的分工,英子做布丁、松饼,修一洗衣服、做木工,两人一起锄草、摘瓜果,从这些细节中,获得满满的幸福。

每当两人两人意见不合的时候,他们就会拿出修一做的留言板,在上面沟通。“用留言板,提意见的人和被批评的人,都不会感到别扭。”

一有争执,两人都不会用恶语责难对方,而是温言地提醒:

“上哪儿去了?水都没关呢。”

“对不起,下不为例。”



“在任何两人的交往中,必有一个适合于彼此契合程度的理想距离。”修一爷爷和英子奶奶,正是找到了这种理想距离,互相知重,才将每一天都过成了“小春日和”。

看鲁豫采访李安时,我很受震动。

这位享誉国际的华人导演,所获荣誉无数,当面对自己的妻子时,他却始终敬重如初。

鲁豫问他:“现阶段你最大的幸福感是什么?”

李安回答:“我太太能够对我笑一下,我就放松一点,我就会感觉很幸福。我做了父亲,做了人家的先生,并不代表说,我就可以很自然的得到他们尊重,你每天还是要赚来他们的尊重。你要达到某一种标准,因为这个是让我不懈怠的一个原因。”

你处在丈夫的位子,就要尽好丈夫当尽之事,你处在妻子的位子,就要把握好妻子当为的分寸,不逾越彼此的界限,爱才能如源头活水,保持平等良性的循环,汨汨不息。

辉煌如李安者,尚且需要通过每天的努力去换取妻子的尊重,更遑论那些空居其位、一味索取的人呢?

幸福的婚姻,从来不是对方给的,而是要靠自己从日常的点滴中赚来的。



想起舒婷的诗:

“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

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
根,紧握在地下,

叶,相触在云里。

每一阵风过,我们都互相致意,

但没有人,听懂我们的言语。

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

像刀,像剑,也像戟;

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

像沉重的叹息,又像英勇的火炬。

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

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虹霓。

仿佛永远分离,却又终身相依。

这才是伟大的爱情,

坚贞就在这里:

爱——

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

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足下的土地。”

这就是平等独立的爱情,来自两个完整灵魂的相互吸引。

若婚姻中少些自以为是的怨怼,为欣赏和尊重留些余地,等找到那条恰到好处的界限,也许你会发现:生活呀,全部是喜悦,全都要感激!

- End -

本文转载自“拾遗”(ID:shiyi201633)。一个有趣、有品、有态度的文化生活微刊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淘家长

本版积分规则

淘家长

淘家长,淘出好家长!

关注“北京家教”

联系我们

  • 工作时间:9:00-18:00
  • 客服QQ:6419682
  • 反馈邮箱:services@taojiazhang.com
  • 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,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处理。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淘家长,淘出好家长!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??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